繁星 - 艰难的高考季,开了个小差,遇到个好人

时间:2019-03-21 09:36       来源: 凡事新闻网

大概也是这个时节,距离高考还有**天的倒计时牌已经挂在了教室的后墙上。我还不满十八岁,一直是个乖学生,规规矩矩读了十几年的书,从来不让家长老师操心,他们认为我会很顺利地考入大学,就像小学升初中一样。

教室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,老师天天唠叨高考,同学们也大都变得很沉默,每天就是伏在桌上拼命做卷子,做不完的卷子。那天,我偶然看向窗外,天很蓝,日头亮得人睁不开眼。路上落了一只麻雀,有汽车开过来,麻雀并不惊慌,依然垂头啄食,直到车轮要轧到了,它才倏忽一下飞走了。

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我记不清了,也可能仅仅是因为这倏忽一下,触动了我的某根神经,我突然感觉委屈又厌倦,一刻也不想在这个环境里呆下去了。接下来的几周里,我都焦躁厌烦,不想做试题,不想背书,逃跑的念头愈发强烈。终于有一天,我行动了。

我以身体不适为由向老师告假,又告诉父母时间太紧张,打算去住校复习——鉴于我一贯的好形象,他们都信了。于是,我带了一百块钱,第二天一早起来就直奔汽车站。我打算去一百多公里外的乡下姨妈家,我幻想到了那里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车上乘客不多,我独自占了一排三人座。没有同桌,没有老师,更没有山一般堆砌的试卷,但我丝毫没有摆脱压力的轻松感。汽车驶出了我熟悉的城市,越开越快,我也越来越不安。车里面稀稀疏疏坐了十来名乘客,居然只有我一个是女的。一个壮汉打着赤膊,一屁股坐到我旁边,跟过道另一侧的两个人豪迈地聊起天来,每句话都夹带着脏字。他背对我坐着,开始只是占了最外面的座位,后来他除下鞋子,把腿放上来,就距离我越来越近了,厚实阔大的脊背将我牢牢地封在靠窗的座位上。这个后背上,有一个张牙舞爪的龙纹身,我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每一枚鳞片。我想换个位子坐,但不知道如何走出去。

我随身携带的书包里面,有一个小小的电击棒。我暗自盘算:如果他再往里挤,我就电他。但电完之后怎么办呢?我紧张得要死,在小小的空间里坐立难安,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

这时候,后排有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士拍了拍我的椅背,说:“姑娘,你坐我这边来吧!”然后他客气地请那位赤膊老兄站起来给我腾个空。我如同得到特赦令一般,长出一口气,坐到眼镜大哥旁边。

眼镜大哥跟我唠起了家常。我对他心存感激,就把自己的困惑毫不隐瞒地全盘托出。我说我身边所有的人,都把高考看得比天还大,以后的事情那么远,谁知道会怎样,为什么把一切都押在这一次考试上呢?折腾得大家形容枯槁,人心惶惶,实在是很无趣……眼镜大哥沉默了片刻,说:“在你现在这个年纪,有啥搞不懂的事情,就看看身边的大多数人,他们都在做什么,你跟着照做就行,就算不能出类拔萃,至少安全。你这个时候跑出去,想过要做什么,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我的确没想过。眼镜大哥说:“还是先回去想想吧,有些事情,你跑多远都逃不掉。现在正是农忙时节,你亲戚也不见得有空照顾你。”

汽车到站后,眼镜大哥请我吃了一碗拉面,又指引我买了回程票。当天晚上,我便不动声色地坐在教室里,跟同学们一起上晚自习了。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,这是多么不一样的一天。

说来神奇,我这段叛逆期居然就这样过去了。我不再逃避,安安分分地复习,考试,然后上大学。

在艰难的高考季,我开了一个小差,遇到一个好人,转身又回来了——幸亏回来了。这就是成长吧!

作者:江晓帆 来源:扬子晚报

娱乐八卦
频道推荐